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6.07.05 Tuesday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寂寞開,寂寞落

五月開始,我就在水邊,因為水田栽秧了,電結他課程鴨不能下田禍害,我也不能再跟夥伴四處去瘋。鴨在河裡,上上下下,我在河邊上,上上下下。那時我年紀不大,12歲、13歲,我幾乎都守在水邊,聽水流響,看人影在村門口閃現,看路的那一頭,誰會閃出來,然後輕快的走過我身邊,看我一眼,說一句話。那些日子,所有的人都很忙,沒有人在乎一個在水邊看鴨子的少年。鴨子也不會理會少年,它們在水面游弋、覓食、尋歡,自得其樂負離子直髮

那水曾是少年的記憶。六月,我們總有很多理由走進水里,與水親近,甚至沒有男女之分。我們都小,小到無法去想快樂游水之外的事。上學了,才知道課桌是分界的,男女是有別的,走路是不能勾胳膊搭背的。那些女孩或在田裡勞動,或者牽了牛,或者隨了牛,在河坡、草坪、山腳出現,立成眼熟的風景。我在水邊,跟這個季節的陽光親密無間。六月的陽光,像鹽,像炒熟的鹽一樣燙人,並且在皮膚上凝結成霜,我一個人卻很少去親近那水。那水很乾淨,也很神秘,即使鴨子在浮游在上面,或追逐,或拍翅擊水,那流水仍是不會渾濁。我斜坐在河坡上,看青色的天空。日向西,對面的柳樹會把淺淺的影子送過來,傳達黃昏日暮的信息。

戴著棕笠的婦女,蹲在河上游的河埠頭上,有一槌沒一槌的,在水泥板上槌著衣服。那聲音在寂靜的田野邊緣嗵嗵作響,讓人感到安全。婦女不會在這時候唱歌,婦女的歌在農療時候才會唱。會唱歌的是孩子,他們會結伴出來,站在河水里,感受這河水的清涼和這個季節的愜意。我會去看他們,站在河坡上,看他們彼此用小手去捋起那清水,珍珠般的落下去。聽他們相互之間小小的埋怨,然後想,我小的時候,我怎麼跟他們一樣,會鮑濂録緡ぁつ湘眼睛被水浸泡發紅,才會離開那水,坐到河岸上,等頭髮曬乾了,流汗了,手指劃過手臂上的皮膚不再有一道白白的印蹟的時候,我才會回家,在簡陋的廚房裡翻箱倒櫃找吃的印刷公司

我已不再是孩子,父親說我長大了,再看一年半載的鴨子,就要上中學了。中學很遙遠,我從來不知道中學是什麼樣子。水田很近。我坐在那裡,可以看近乎迫在面前的山,那山被曬暈了似的,癱在那醒不過來。放牛的人卻上去了,在山間的草坪里,用斗笠搧風來驅趕悶熱。大人也走出來了。鈿菘水田,就像一片火熱的陽光,黃黃的亮著。這幾天要趕季節,弄好的水田要全部栽上秧。這是一點也馬虎不得的活,他們把親戚動員起來,在這個時候來幫忙。鄰居、四叔、姨、舅子都來了。男的赤腳,著大褲衩,裸著通紅的上身,赤紅著臉,噴著酒氣。女的穿得密實,裹了頭巾,還帶上斗笠。

這是火熱的六月。白天,陽光把大地密封起來,讓大地的動物和植物都呼吸困難,而在它的面前顯出疲態。清涼的西南風,決不會在這個時候穿越山嶺而來。整個湘南山地都像一塊太陽燙熟了的糍粑一樣,攤在那裡,散發出食物的氣息。
男人在田頭插秧,女人在秧田扯秧。

人趴在滾燙的水面上,一把秧插下來,臉上每個毛孔都淌出了汗水,抬起臉,汗水順了臉,從下巴上流下來。而躬著的背上,猶如潑了水一樣,在陽光裡發出亮色。聽到腳步後退帶起的水響,看到那些在田頭僕伏如弓的身影,這大地就像個祭場,農民伏在那裡,默不作聲,用身體當大地的符號,向天詮釋生的重要中港租車

即使很多人在田野裡來回走動,但田野很安靜。我想,沒有在六月把臉貼近大地的人,不知道這個季節的陽光有多麼的兇猛!沒有在火熱的水田裡躬耕過的人,不知道農民生活的艱辛。遠方,那些人影裡,我的父母,我少年的姐妹兄弟,都趴在田裡,在用最原始的體力,來拓展出一份生存空間CCIBA

calendar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  
<< August 2017 >>
sponsored links
selected entries
categories
archives
recent comment
recommend
links
profile
search this site.
others
mobile
qrcode
powered
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