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6.07.05 Tuesday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​時間會給最好的歸宿

擁有世間一切,卻又惆悵終生的男子,那一段跨越光年,傾倒眾生的詞情歲月,清歌散盡後,只剩下末世的繁華與哀傷。
——題記

(一)
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Interactive Table
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
一點胭脂淚,揉碎了你多少紅塵舊夢?你眼中的濁淚,心中的傷痕,問美人江山,到底哪一樣更讓你心痛心碎?
你所有詩意的語言,那斷腸的辭藻,都是為誰?而曾經的那些繁華舊夢,紙醉金迷,笙歌夜舞,最後又將歸於何處。
西元前937年,美麗的七夕。一隻青鳥落於枝頭,在巍巍皇宮之上啾然而鳴。未半,又歎息般的飛遠,只剩下掠過的光影。
一聲清脆的啼鳴劃破長空,就在這一夜,你出生了。而且,你出生時,帶著重瞳。
傳說歷史上只有舜和項羽有重瞳,似乎宿命一般,你生下來就註定要執掌南唐三千里河山。最後,你確實做了南唐最後的一個君王。
可惜,你不是個好君王,卻是個摯情男子,亦有女子一生一世,只為愛你。
窅娘,這個三寸金蓮的女子,在你的蓮花臺上寸寸生蓮花。她一生只愛上一個人,只為一人而歌,亦只為一人而舞,這個人便是你。
但是,你自始至終只愛兩人:大小周後,娥皇和女英。對於她,只是欣賞,僅僅只是欣賞而已。然而她還是無怨無悔地跟著你,寸步不離。
一舞傾城,再舞傾國。在她為你跳入蓮池的那一刻,她宛若一朵蓮花,在刹那間將絕代芳華綻放到了極致,成就了自己一生的絢爛。
一個女人,一生只為自己心愛的男人跳舞,哪怕獻出寶貴的生命,也在所不惜。當你知道時,又是否為你當初沒能好好愛她而惋惜,斷腸不已。
月明時分,你在案頭置一件青花瓷,以滿蘸濃墨的相思淚,供你一縷悲戚。悠悠塵世輪回,美人鮮紅的胭脂終也褪色成久遠的記憶。
是誰在那個銀月如鉤的夜晚,獨上西樓?花自飄零水自流,家國不在,美人難留。轉眼又是,細雨霏微的時候。你的僚ァこ羯一江出水向東流。
山遠天高,煙寒水冷,塞雁高飛的夜,我撥開一簾風月,思緒翻越萬水千山。長夜漫漫,我似乎聽到了你在欄上的歎息,奈何,奈何!
人生本就如轉燭飄蓬,只一瞬間,便陳跡難尋。多少心願未了?多少舊夢難圓?只怕是,別時容易見時難!
李啊!此時你是否又在獨自憑欄,感慨你的無限江山。你曾說,你不要江山,你只要紅顏!雕欄玉砌仍在,只是伊人不在,朱顏暗改。
“夢裡不知身是客”,於是,你說: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。那些往事如風,只在刄找偲思念裡香印成灰。
清冷的月色下,你伏案的姿勢是否還是當年在南唐山河裡的俊秀飄逸,鳳簫吹斷,霓裳歌徹,你最愛的娥皇已經不再,而那女英,卻是為你受盡了屈辱。
如果可以,你就在那杯沾了死亡的酒裡睡去吧!女英看著你安靜的君顏,也會隨你而去。至此以後,夢醒了你便不再是君王。
“胭脂淚,相留醉”,你不是喜歡胭脂嗎?這一世,那就做一顆胭脂草吧,開在我窗下,有我日夜陪伴,你一定不會孤單。也不會再有人來掠奪你的紅顏,你的江山。
“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’,拋下那些陳年的牽掛吧!你留下的斷腸詞篇依舊絢爛如花。
花明月暗的夜晚,碧水輕煙,楊花漫漫,我且為你清歌一曲,和上你的斷腸詞,月色未央,淡看七月雲水閑。

(二)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?等鱗厘文凌与粥ひ米燦凌与完忱
驪山語罷清宵半,淚雨霖鈴終不怨。何如薄幸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
以清麗的婉詞行走於世間的男子,納蘭容若,讀你的詞,我會心酸,會心痛,只因,你是個摯情的男子,你是人間惆悵客。
你,一個有才華又多情的男子,可謂文武雙全,有著令人心痛的名詞佳作,也有著令人嬖蘚身世。你生於天皇貴胄之家,父親是康熙王朝的權相納蘭明珠。可你又不願受束縛,你卻嬖虔疹鐃妖生活。
你是高貴的,生活在明臣之家天生有著一種貴族的氣息。你聰明,博才,天生透著一種憂鬱的美,然而他又是那個與你自己生活的世界格格不入的人。
也許連你自己都不知道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對還是錯。只因,像你這樣的多情人,生性不羈之人,在當時,是註定不會有快樂的。
也許愛情會讓你快樂,可你的愛情卻往往得不久長。“辛苦最憐天上月,一夕成環,夕夕都成玦。”你的愛情路上註定是不幸福的,終究逃不了陰晴圓缺。有些雖然經歷了風雨走到了一起的愛情,卻已經是千瘡百孔終不能長久。
“心字已成灰”,你就是這樣一個憂鬱的公子,敏感而多情,是那種類似于秋水幽潭般深刻的孤寂。愁心漫溢,深情幽婉,你註定是孤獨的。此生你終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。你擁有所有你的不喜歡,而你喜歡的卻註定此生無法擁有。
你或許是知道此生唯有用詞才能驅散心中的孤獨,所以你將所有的感情都放在那你的詞中,在那每一句的字裡坿崚夭藏著一段眼淚,一段無法言說的酸楚。
你或許是享盡了別人眼中的快樂,而你的內心深處,卻很少有過幾回真正的快樂。這樣一個集老天千百寵愛於一身的你卻無法擁有自己的快樂。
“當時只道是尋常”,你也許曾經有過快樂,也許是與你的表妹在後花園中的秋千上有過,也許是你與沈宛的相逢一笑中有過。但那所有的快樂都是那麼的短暫,如曇花一現,美麗妖嬈的背後更是長長的歲月的傷痕。
無奈與淒涼,永無止境,一直延續到生命的盡頭,最後伴隨著你隕落。
你是否還會記起?暮春的某個清晨,滿樹絢爛的春花開得正盛,落英繽紛之處,一位少女婷婷站立,容顏如畫,美不勝收。那少女流轉的眼神,是那麼的含情脈脈。
“一生一代一雙人,爭教兩處****。相思相望不相親,天為誰春?”曾經的芙蓉如面、聲聲嬌喚、款款柔情都沉澱成三更夢裡的呢喃囈語,沉澱成高高宮牆內的傷心欲絕,世俗阻隔下的撕心裂肺,沉澱成繁華勝景中的琥珀淚光。
一雙佳人,終不得廝守,卻只得淚眼朦朧,相離,破碎。往事如流水般執拗,奔流東去不肯回頭,離開的人兒也是如此,再難相見。
家家爭唱飲水詞,納蘭心事幾人知?你的詞流傳了幾百年,兀自妖嬈無比,你卻寂寞如斯。這麼多年過去了,你會幸福嗎?是否會還會憶起浮生往年,憶起你曾經心愛的女子。
你的才情達到極致,身世也達到極致,而你的淒涼也達到極致。最後,我只能說,讀你的詞我會心痛,刻骨銘心的痛。
月色傾城,我代你把魂夢寄予花間,惹得七月飛雪,美人珠淚灑薔薇。wine buff

(三)
三千斷腸碾作詞,碾碎的是男子摯情的心中所盛裝的柔軟與純白。
而人生裡,我們總是感慨無比,那些流年時光中輕輕的歎息,像一片孤雲,靜靜的點綴在生命的長河之中。或許在某一天,當我們輕輕翻開一本李或納蘭的絕美詞句裡時,心裡還是如現在一般泛起層層的漣漪。
那些綺麗婉轉的哀傷,原本深埋心底,卻因觸碰了這些斷腸的詞句,而流轉成一曲無聲的寂寞旋律。他們的心事與我們的心事糾纏在一起,惹來重重的憂愁,不經意的就落滿了一地的淚水。
再熱鬧繁華的宴會終會曲終人散,一枕煙涼,那些淒婉如花,曾今勝放的情感,終究會墜落枯萎,捲入滾滾紅塵。
徘徊于納蘭與李的斷腸詞之間,可以感動,但不可迷戀。只因我們生活在紛擾的城市中,生活在充滿塵埃的森林。每天面對著生活的壓力,生活的忙碌,生活的繁鬧,處於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是如此孤獨,憂慮。
每每夜深人靜時,總有莫名的情緒縈繞於心,總不得安靜與清寧。
月色沉澱時,其實不妨讀一讀李或納蘭的斷腸詞,儘管會泛起層層哀傷,也可以趁著月色紓解一回,肆意傷心一回,抹一把清淚,也可舒緩情緒。
昨日的憂愁不過浮生一夢,夢醒了,就該自信的面對生活。在朝陽升起時,對著天空,打點出一個明媚的自己,撅起嘴角,擠入人群中一笑傾城。
其實,我們每天過著這樣的生活,很平淡,也很美好。
三千斷腸碾作詞,有些憂愁,有些斷腸,有些詞句,很美,但別迷戀,其實,愛與不愛,時間會給最好的歸宿。Managed Private Network

思君無涯



那年的情事,從枯瘦的指尖一掠而過。緣,就如一縷青煙散在空氣裏,了無痕跡。

思念太重,記憶太沉。無望的等待,工作椅終是一曲離殤。今夕明夕,君已陌路。


過往浩如煙海,我信手采來一朵清淺的時光。季節更迭,在溫潤的心間綻出想念的芽兒。用初春裏盛放的迎春花枝作筆,一筆一劃勾勒你我初見時的明媚。在歲月的扉頁,試著用千回百轉的心思,回想著流逝的花前月下。紅塵如夢,我與你之間的故事,是蒼白之中的一抹溫暖的色彩,是陽光背後的一片陰影。無法復原的過往,再也找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。如今你我天各一方,又能怨誰?又能說與誰聽?西風獨自涼,只得輕歎一句:造化弄人。

漠然走過每一段或豔麗或蒼涼的風景,都心存善念,儘管那些無法遺忘的傷寒變成了刻骨銘心的回憶。若在歲月的彼岸執意尋找,那薄如蠶翼的宿命,那細如指間沙的命數,一定深藏著我們之間無法斬斷的情絲。縱然曾經有過的美好的回憶,如繁花逐次凋零。nuskin 如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裏,眼淚總是肆意流淌。你可知,想你的心,一如從前。

我說,上輩子我們之間一定有不可更改的淵源。興許,前生是我負了你,也許,那一世是你欠了我。依然清楚地記得初見時。那日,春光尚好,桃花夭夭。桃花樹下你一襲白衣似雪,風起時,花瓣落在你的肩頭,你伸出手接住花瓣,眼中無限憐愛。隨口婉婉道出: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說不上貌似潘安,卻也是眉清目秀。我臉頰不由得變得緋紅,所謂一見鍾情,大抵如此。

從陌生到熟悉,也只是用了一盞茶的時間。只為那驚鴻一瞥,我就在夢裏為你積聚了一樹一樹的花開。只為那驚鴻一瞥。我在佛前苦苦求了一百年。只為那一眼,我茶不思飯不想。將你的樣貌深深印在腦海裏,只待經年在憶。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。自此一眼不遠不近的望,我便知那個前世與我有約的人,是你。

你朝著我走來的那個午後,到今日我都記得清清楚楚。俊美的臉上略帶一絲慵懶,康泰領隊在發現我的那一刻,眼中如薄冰的冷漠也悄然暈開。那一刹那,怎的就如此美好。連陽光都柔和了幾分。情愫在心裏暗生,自此慢慢滋長。

水中的自己的影子


月無言地望著自己的影子在寒武紀、侏羅紀、白堊紀的水中蕩漾,蕩漾了億萬年。逝水滔滔,映著月的影子,無語。億萬年無語。那天,一個叫後羿的人站在水邊,望著明月,拉開他的弓,告訴他的妻子嫦娥,我能射下太陽,也能射下月亮。嫦娥垂下了頭。月笑了,月知道,億萬年來,終於有人被自己那皎潔的月光亂了心神。月笑得躲在了雲層裏。後羿得意地說,看,月也怕我的箭燭光燦爛的夜晚

那天晚上,嫦娥偷了後羿的靈藥,飛向蒼穹中那輪皎潔的明月。後羿用他的神箭,射落了嫦娥,嫦娥落入滔滔的江水中,攪亂了那泓月影。
從此,嫦娥沉淪在月影中。從此,開始有了一個傳說:月亮裏有個嫦娥仙子。嫦娥仙子本是後弈的妻子,因為偷了後弈的仙藥,飛到了月亮裏的廣寒宮。可是,月宮裏太冷清了,嫦娥就養了一只雪白的玉兔。那只玉兔會搗藥。而凡人如果吃了玉兔搗的藥,就會成仙,也飛到月亮裏。
傳說,月亮裏,還有個吳剛,他總是在砍著一棵桂花樹。還會用桂花釀成美酒。人若是喝了吳剛釀的桂花酒,也可以長生不老。
從此,無數孩子的夢中,多了那輪皎潔的明月,多了那輪蕩漾的月影。夢醒時,孩子們便拉著奶奶、外婆或者是母親的手問:玉兔會從月亮裏飛下來給人送藥嘛?吳剛釀的酒好喝嗎?嫦娥和吳剛是一家人嗎?……。而長者們也總是會慈祥地笑著說:會的,等你睡著了,小兔子就會偷偷來把仙藥放在你枕頭邊上了。吳剛釀的酒很好喝的,小兔子會把仙藥和仙酒一起給你送來。嫦娥和吳剛不是一家人,你乖乖的睡覺,月亮姐姐就會到你的夢裏來sugarful

從此,孩子們的夢境,便總會被那皎潔的月光照亮,為那輪蕩漾的月影癡迷。月無言、水無語、影蕩漾。很多歲月後,在江水旁望著月光的人,已多了許多。有一些叫詩人、詞人的男子、女子,將月、水、影融入詩、融入詞、融入歌、融入情、融入心。於是,有了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;有了海上升明月,天涯共此時;有了誰與我,醉明月;有了床前明月光、有了月是故鄉明……。於是,在詩人、詞人、情人、離人的眼中,那明月、那江水、那月影,便寄託了很多思緒,很多情殤Experience sharing

月仍無言,水仍無語,月影蕩漾。忽然有一天,有名僧人站在江水旁,望著明月,望著月影,想起那些詩、那些詞、那些歌、那些夢、那些情,猛地大笑起來。他指了指月,指了指他自己的心,再沒看那蕩漾在水中的月影一眼,拂袖而去。那一瞬間,月影凝固了冬天燒玉米
後來,世上多了一個佛學的宗派,叫禪宗。禪宗的禪師說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;又說,見山非山,見水非水。還說山是山,水是水。弟子問,那見月呢?

禪師說:指月,印心。當你仔細端望邂菟檗そ能看到那縷星辰的亮光,是那樣的真摯與清純。它定然會指引你的,在黎明時分再從新默默地起程。

calendar
1234567
8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<< October 2017 >>
sponsored links
selected entries
categories
archives
recent comment
recommend
links
profile
search this site.
others
mobile
qrcode
powered
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