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 因你風輕雲淡,因你滿城花開 | main | 只是生活絕沒有依髻 >>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6.07.05 Tuesday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思君無涯



那年的情事,從枯瘦的指尖一掠而過。緣,就如一縷青煙散在空氣裏,了無痕跡。

思念太重,記憶太沉。無望的等待,工作椅終是一曲離殤。今夕明夕,君已陌路。


過往浩如煙海,我信手采來一朵清淺的時光。季節更迭,在溫潤的心間綻出想念的芽兒。用初春裏盛放的迎春花枝作筆,一筆一劃勾勒你我初見時的明媚。在歲月的扉頁,試著用千回百轉的心思,回想著流逝的花前月下。紅塵如夢,我與你之間的故事,是蒼白之中的一抹溫暖的色彩,是陽光背後的一片陰影。無法復原的過往,再也找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。如今你我天各一方,又能怨誰?又能說與誰聽?西風獨自涼,只得輕歎一句:造化弄人。

漠然走過每一段或豔麗或蒼涼的風景,都心存善念,儘管那些無法遺忘的傷寒變成了刻骨銘心的回憶。若在歲月的彼岸執意尋找,那薄如蠶翼的宿命,那細如指間沙的命數,一定深藏著我們之間無法斬斷的情絲。縱然曾經有過的美好的回憶,如繁花逐次凋零。nuskin 如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裏,眼淚總是肆意流淌。你可知,想你的心,一如從前。

我說,上輩子我們之間一定有不可更改的淵源。興許,前生是我負了你,也許,那一世是你欠了我。依然清楚地記得初見時。那日,春光尚好,桃花夭夭。桃花樹下你一襲白衣似雪,風起時,花瓣落在你的肩頭,你伸出手接住花瓣,眼中無限憐愛。隨口婉婉道出: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說不上貌似潘安,卻也是眉清目秀。我臉頰不由得變得緋紅,所謂一見鍾情,大抵如此。

從陌生到熟悉,也只是用了一盞茶的時間。只為那驚鴻一瞥,我就在夢裏為你積聚了一樹一樹的花開。只為那驚鴻一瞥。我在佛前苦苦求了一百年。只為那一眼,我茶不思飯不想。將你的樣貌深深印在腦海裏,只待經年在憶。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。自此一眼不遠不近的望,我便知那個前世與我有約的人,是你。

你朝著我走來的那個午後,到今日我都記得清清楚楚。俊美的臉上略帶一絲慵懶,康泰領隊在發現我的那一刻,眼中如薄冰的冷漠也悄然暈開。那一刹那,怎的就如此美好。連陽光都柔和了幾分。情愫在心裏暗生,自此慢慢滋長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6.07.05 Tuesday
  • -
  • 11:50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トラックバック
calendar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  
<< May 2018 >>
sponsored links
selected entries
categories
archives
recent comment
recommend
links
profile
search this site.
others
mobile
qrcode
powered
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