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 生命沒有回頭總有殘缺 | main | 一臉光鮮,錦繡華美 >>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6.07.05 Tuesday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生活的遠途風景

在這陋室裏,我尋找的是沈睡,是熄滅,是一種微不足道的放棄。一個人久住在這五層樓的樓頂,過著冷暖自知的生活。據傳這裏夏天太熱冬天太冷,所以同事們紛紛朝下遷徙。而我獨愛此處。在這間夢一般的房間裏,我甚至都倦于思考和冥想,我的存在沒有任何意義,就像一個巨大的洞,被安放在堆滿雜物與稿紙的空間裏,任其自生自滅。而獨有半開的房門外遠處那道流動的風景瑪花纖體,像幻燈片一樣隨著時令的推移緩慢而悠長地切換著,在告訴我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,喚醒我沈睡的記憶和敏銳的嗅覺,這時那些年代久遠的往事像一陣風一樣飄來,溢滿整個房間。我不知道我在哪裏。我是無,存在于一切不存在的東西之中碎紙機

多美的一片秋天的樹林啊,仿佛在高天之下挂在我的門前很久了,只要我稍微漫不經心的擡起頭,便可飽攬,可是我常常是還來不及看,一頁就已經翻過去了。我的房門將這一片絕好的風景框住,據爲己有,每天都會翻過去新的一頁。而且畫幅的尺度取決于時令冷熱的程度,天氣極好而又很暖和的時候,我就會大開著房門,讓遠處的風景撲面而來;深秋或是初冬時節而又不太冷的時候,我就會半開著門,畫幅的尺度就會縮小,我常常眯縫起眼睛欣賞這虛掩的風景,那是一種絕妙的體驗,就像欣賞畫中半熟的少女那半裸的胴體,一層莫名的霧氣從內心升上來。如若不是那麽多煩事剝奪了我太多清閑的時光,我就可以每天通過這虛掩的房門、半開的畫面,靜觀時令的微妙變化。遠處的樹林的顔色在秋天是怎樣由深囘淺黃再到五彩斑斓變化的,樹葉是怎樣在狂風的肆虐中蕭蕭而下,直至深冬時節最後的幾片落葉慢悠悠掉下來,就像一種沈寂了很久的時光忽然從一幅畫上掉了下來;一只白色的鳥是怎樣無聲地從這幅畫面中飛過去的,倏忽遠去,只給我留下無限的惆怅和遐想。有時候會有人破門而入,從這幅畫面中走出來,向我微微一笑,那大概是我遺忘很久的故人吧。而很冷的時候,我就會關起房門,好像我要遠行一樣,把一幅擱置了很久的畫輕輕地卷起來,收藏在時光的深處卓誠鋁窗工程

春天來了,我就會迫不及待地打開房門,打開時光的窄門,門外的風景早已不似以前,好像我真的出去旅行了一次,走丟了很久一樣,我不知道我在誰的房間裏,我是誰。好像我在大地上居無定所,每天醒來都會看到門外不同的風景。

在這間有著流動的風景的房間裏,我永遠都是過客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  • 2016.07.05 Tuesday
  • -
  • 17:45
  • -
  • -
  • -
  •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
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トラックバック
calendar
     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31      
<< December 2017 >>
sponsored links
selected entries
categories
archives
recent comment
recommend
links
profile
search this site.
others
mobile
qrcode
powered
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